博我以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府库充 > 正文内容

拾忆·贰·故城早已不复昔(中)_3000字 -

来源:博我以文网   时间: 2020-11-25

  “小姐好!”门前的仆人见了我纷纷行礼问好。
  “嗯好!”
  “李管家!看看谁来了!”我刚跨进家门,就遇见了李管家,我急忙拦住他,指了指后面的姑姑问道。
  “老李!可还记得我?”姑姑走上前,与李管家面对面的站着。
  “长....长小姐......你....你总算回来了!”李管家愣了愣神,一时热泪盈眶,感动着握着姑姑的手。
  “嗯,我回来了!”姑姑也落下了泪水,看着这熟悉的庭院,熟悉的人。
  “管家,快去吩咐下人们准备膳食,姑姑难得回来一次,可要好好团聚一下,去请二房三房四房的人来聚聚吧。我带姑姑去见爷爷奶奶。”我见气氛有些悲伤,急忙吩咐了管家,管家这才反应过来,开心的笑了,抹了泪水,就奔去忙碌了。姑姑拿出帕子,站在那里不知想着什么。
  “好好!我这就去办!”管家刚要走,我想了想,又叫住他:“姑姑车马劳顿,也需要好好休息,今儿个就只我们长房的聚一聚吧,二房三房四房的留着明儿个再设宴给姑姑接风。”
  “是,小姐,我这就去准备。”管家颔了颔首,转身离去了。
  “姑姑,你不知道啊,你居住的伊春院,每个月爷爷都会派人打扫,你是爷爷最疼爱的女儿,却离乡如此之久,就不怕爷爷怨恨你吗?”我与姑姑漫步在庭院中,向着爷爷居住的主院而去。
  “唉......我也担心父亲会不理我了.......不过,我看你刚刚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你学会了管家?按道理,这家应该是你母亲操持啊。”
  “姑姑,这个你可猜不到,我们家添了个小的,是个男孩,刚出生没多久呢,他的满月宴就在下星期。母亲在坐月子,这家中的事物也多,奶奶年纪大了,阿晚因着是次女,二房三房四房都不同意她来操持,因此,这担子就落在我头上了。这个时候,弟弟应当还在睡觉,晚些时候我带你去看看他,我们现在先去见爷爷奶奶吧!”
  “小小年纪就操持家务了,也是了得!家里添了个小的也可喜可贺,我也向嫂嫂祝贺一下,喜得长子。苏晚.....我记得她好像就比你小三岁吧.....”
  “嗯发病的时候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病?!母亲生晚晚的时候落下了病根,爷爷奶奶和爹娘都不太喜欢她,而今母亲隔了多年才怀上弟弟,这次生下弟弟也很凶险,所幸都平安无事。”
  “唉!苏家向来长幼有序、尊卑分明,苏晚这孩子过得并不好。”姑姑揉了揉眼睛,望向了远方,不知在想着什么。
  “我挺喜欢晚晚的,她很善良。虽然父母亲不太喜欢她。到了!姑姑,这门,你来敲吧......”我将姑姑领进主院,再将她带到爷爷奶奶歇息的小院,姑姑上前几步,抬起手,迟迟没有敲下,她转过头来看向我,我点了点头,用眼神鼓励着她。
  “咚咚咚!咚咚咚!”姑姑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咔嚓!”门开了,是奶奶打开的。
  奶奶看向面前的人,愣住了,姑姑也愣住了,过了许久,姑姑微微颤抖着开口说:“妈......妈!你....你还好吗........”
  “棉.......绵绵!绵绵是你吗?真的是你!”奶奶抓着姑姑的手,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完整。姑姑落下了泪水,奶奶一时也老泪纵横,二人面对面的站着,互相望着对方,都没有说话。
  “是!是我!妈,女儿不孝啊!”姑姑径直跪下,惊得奶奶赶紧将姑姑扶起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来,去见见你爸!”奶奶用帕子抹去泪水,再塞给姑姑一张手帕,拉起姑姑就向里走,我急忙跟上。
  “老头子!看看谁来了!”奶奶拉着姑姑的手朝书房走去,我想爷爷这时候一定在练字。走到书房门口,奶奶推开门拉着姑姑走了进去。隔着屏风望过去,爷爷果然在练字,手持一只毛笔在纸上飞舞着,闻言,抬起头来,画面再次定格。
  “爸.......女儿回来了,女儿不孝,未能时常回来看望您老!”姑姑突然跪在屏风前,眼泪不住的流,奶奶急忙将帕子递给姑姑,爷爷身体也微微地颤抖,我知道,爷爷哭了。我见这亲人重逢的场面,感人肺腑,我也不禁落下了泪水。
  “爸!女儿不求您的原谅,只求您老人家保重身体,不要为女儿这个不孝女坏了身子!”姑姑朝着爷爷重重的磕了个响头。
  “你.....你快起来!爸原谅你,爸原谅你,爸明白你的苦癫痫病医院能查吗衷.......”爷爷终于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爸........”在书房内的几人都哭了,爷爷奶奶与姑姑抱在了一起,我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十多年未见了,无尽的思念在这一瞬间都崩塌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我看了看拥抱在一起的三人,皱了皱眉,对门口唤道,走出八重屏风走到门口。
  “小姐,膳食已备好,按你的吩咐设在主厅里。”我推开门,原来是管家。
  “好,多谢。”我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
  “爷爷奶奶,膳食已经备好了,姑姑一路劳顿也辛劳,用过了午膳再叙旧吧。”
  “好好,还是阿颜想的周到!”爷爷闻言,拿帕子拭了眼泪,拉起姑姑的手就向主厅走去,我与奶奶跟在后头。
  “奶奶,爷爷原谅姑姑了?”
  “定是原谅了,你那爷爷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们虽然十多年未见了,但他们还是父女啊!朋友再亲也没有亲人来的更亲啊。”
  “奶奶,你原谅姑姑了吗?”
  “原谅了原谅了,你姑姑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没人比我更了解你姑姑了,十余年未归家,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啊.......”爷爷奶奶总说姑姑有苦衷啊苦衷,至于苦衷是什么,我不知道,以前不知道,现在更不知道,将来也未必知道。
  我们三人刚跨进主厅的大门,早早就来到的父亲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姑姑。我看见父亲眼上隐隐泛出泪花,姑姑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泪水又在眼眶中聚集,一双眼肿的跟桃子似的。这时,阿晚进来了,我走过去拉住她,示意她不要说话。晚晚点了点头,同我一起看着。
  “阿妹!你回来了.........想不想大哥?”父亲走出座位,来到姑姑面前。
  “大哥!”姑姑与父亲拥抱在一起,泪水都打湿了衣襟。
  “不哭不哭,这眼睛肿成这样,不要哭坏了眼睛啊。”父亲拿出帕子,轻轻地抹去姑姑脸上的泪水。
  “来!你一路回来也累了,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顿饭。”父亲拉着姑姑走到位置上坐下,爷爷奶奶也入了座,我与晚晚是最后入座的。
  “苏晚!回去待湖南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着!”爷爷见苏晚也入了座,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立马就下令让晚晚回去。
  “爷爷.....晚晚也是自家人。”我看不过,替晚晚求了情。
  “你别替她求情,你要是再替她求情,我现在就把她赶出府去!”爷爷见我替晚晚求情,气得直接放了狠话。
  “是,我这就走。”晚晚起身就向外走去,我心有不忍,本想追上去,但又怕再惹得爷爷生气。
  “碍眼!来吧开饭吧。”爷爷摆了摆手,宣布开饭。
  “爸.......这苏晚.......”姑姑拉着爷爷的手,也有些不忍心见爷爷对晚晚如此强硬的态度。
  “你别提她!影响心情!你是我女儿,你胳膊肘子怎么能向外拐呢?”
  “是.......”姑姑应道,我见姑姑也制服不了爷爷,也就作罢,待会有空寻个时间去安慰一下她吧,爷爷这倔脾气,真真是改不了。
  “哎对了爸,我这次回来呢,还有一件事要办。我这次从国外回来,见到这里还是这么落后,我就想改造一下这里,让家乡变得更美。”
  “什么!不行!”爷爷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一把把筷子敲在碗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为什么?爸,这儿太落后了,而且,我只是想做些简单的改造。”
  “不行!我是不会让你破坏这古迹的!”
  “爸----只是做些改造不是破坏!”
  “改造不就是破坏了?”
  “不,爸你误会了,改造不是破坏。”
  “误会什么!我们老一辈的守护了古城一辈子,就是为了让儿孙有更好的生活!现在好了,儿孙不知足还来破坏!古城是大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说改造就改造,你征询过居住在这古城里每个人的意见了吗?儿啊,你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都读到哪去了!”
  “爸!”
  “喊什么喊,你要是敢私自改造,你就别再叫我爸了!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我不管!爸,明早大部队就要来了!你们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屋中。
  “爸!你竟然打我!”姑姑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爷爷。癫痫儿童饮食要注意哪些r>  “是我平时太娇宠你了,竟让你养成了如此不讲理的性子!你刚刚口口声声说着女儿不孝,都只是为了求得我的原谅吗!”
  “是......可是爸!我依旧是你的女儿,是苏家的嫡系血脉!”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阻止这件事发生,你如何对列祖列宗交代?”
  “爸,这无法阻止啊!”
  “好!我就再问你一句,这改造的事儿,可有审批?”
  “这.......”
  “好!好!真是我的好女儿!”
  “老头子!你去哪?”爷爷转身就走,奶奶急忙站起,正要追上。
  “别跟着我!谁都别跟着我!”爷爷气得肺都快炸了,朝着城里最大的茶馆-----君子楼走去。
  爷爷一路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茶馆,一脚跨进门就朝楼上走去。推开二楼雅间的门,就见几位老人坐着品茶聊天。
  “老斐、老杨、老李老周,有大事!”爷爷火急火燎地寻了座位坐下。
  “老苏,先坐下,不着急,慢慢说。”斐爷爷见爷爷大口喘着气,便知道定有大事,强压下心头不好的预感,端了杯茶递给爷爷。
  “好好!我来这是要跟大家伙说件事,我那女儿苏攸棉回来了。”
  “这不是好事吗?”几位爷爷都有些疑惑。
  “是,她回来是好事,但带来了坏事!她扬言要改造古城!明天来改造古城的人就要来了。我问她有没有审批,见她迟疑的样子我就明白了,她是要害死自己啊!”
  “什么!”刚刚很镇静的斐爷爷瞬间暴走了,几位爷爷也都目瞪口呆。
  “不行!不能这么做!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改造古城!”李爷爷拍案而起。
  “不过这样,老苏啊!攸棉她......”周爷爷欲言又止,看向了爷爷。
  “唉!这个不孝女,虽然事端是她挑起的,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会尽力劝她的。”爷爷揉揉太阳穴。
  “那好吧,我们聚集城里所有的男子,明儿个一大早就在城外候着,就是死!也不能让他们破坏古城!”一向少言寡语的杨爷爷也出声了。
  “好!”几位爷爷异口同声,意志坚定。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noea.com  博我以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