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我以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拟建物 > 正文内容

烈烈繁花风中醉_经典文章

来源:博我以文网   时间: 2020-10-16

  人生如雾亦如梦,鸟去匆匆秋辞春。漫山的红,它不是鲜血,可它的红却比鲜血还要夺目绚丽。深秋的枫叶林,每一棵枫树都换上了寂寥的红装,如同待嫁的美人,这种美,橙红的娇羞让人浮想联翩。 如果说这里的枫树很寂寞,是因为树不会动情。看似红红火火,实则各有各的边界,谁也不挨着谁,谁也不亏欠谁。一片片落叶纷纷扬扬在秋风中懒洋洋的打转,寂静的空气中,一位白袍子大侠仿佛谪仙般腾飞在天空中。  这位白袍子大侠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仿佛人世间的烟火气根本沾染不了他。他的面容隔着雾气半隐半真,可眸子却如同夜空中的星星,散发出锐利智谋的微光。  这样的人出现在荒无人烟的山岭里,简直给山林增添了一丝丝仙气。坠落在地上的枫叶变得雀跃,一阵风拂面而来,它们几乎想要用尽全力去触碰这位“天外飞仙”。神秘的大侠飞累了,如同鸟儿扑腾了下如流水般柔软灵动的袖子,然后又轻飘飘的落在了一棵古树上。 笛声阵阵,曲风忧伤迷惘。曲子的音符如同行云流水般自然而然的从他口中流露。即使他的神色没有一丝情感,但他吹奏的曲子却仿佛在诉说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一瞬间风起云涌,麻雀叽叽喳喳歌唱起来,它也被这笛音打动,忍不住跟随这段凄美的故事合鸣起来。“素匀,我会救你出来的……”万物有灵,万物生光辉。 这时,一声凄厉的长啸打破了原本排列有序的音符。他停止了吹奏,目光有一丝警觉一闪而过,整个人也提高戒备,有些恍神地四下扫视。到底是什么人,让原本沉稳决然的他变得格外敏感? “顾长逍,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就算你化成灰我七绝娘也能找到你!” 尖锐的毒针在空气里激射而来,他一个后空翻躲了过去。那三枚毒针“嘶嘶”两声钉在了古树上,那棵古树的树杆子庞大粗壮,想来也有一些岁月了,年轮一圈圈重重叠叠,结果因为这三枚浸泡了世间奇毒的银针,让整棵大树所有的枝叶瞬间坏死枯萎,最后这棵参天大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竟然破碎成了地上的一摊腐朽的碎木渣。 到底是什么样的剧毒可以让一棵参天大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乌有?顾长逍冷笑,只有百毒门才能制炼出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毒药来。 如果这三枚毒针不偏不倚恰巧刺中的是自己的话,那么他恐怕…… 他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挥动长男性癫痫怎么治疗好笛,一个凌空升腾就和一位黑莲花鬼爪罗裙的妇人在空中打起来。天地间风起云涌,飞沙走石。老妇正是百毒门的教主七绝娘。她这一生痴迷于炼毒,故江湖人堪称她为七绝娘。她秘制的七绝毒药,任何一绝都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生不如死。 那七绝娘的手仿佛干尸没有了血液,她的面容更是可怖,一丝丝皱褶在面颊夸张的纵横交错,仿佛是一条条伤疤凝结在脸上。她的目光怨气冲天,如果她的目光可以杀人,那么和她交手的这个名唤“顾长逍”的男人只怕早已灰飞烟灭。枫叶如同凝固的血块,一片片卷土而来,它们在七绝娘的操控下化身最锋利的刀片,一片片直击顾长逍的心房! “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我赌上我的尊严甚至性命去爱你,可你却一次次辜负我!”仇恨化作吞噬万物的“弥天海啸”,七绝娘那双枯槁的手恨不得掐死这个明明和自己年龄相仿,容貌肌肤却和自己天壤之别的男人。这个顾长逍,就在几天前中了百毒门的邪衰散,是即将垂死的满鬓白发的老头子!可他吃了返老还童丹延续了自己的生命,还即将恢复自己年少时举世无双的容貌。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让这两个人斗的难舍难分你死我活?  顾长逍无可奈何,“七绝娘,你我纠缠的这些年,我早已疲倦厌烦,在我的心里只有素匀一人,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七绝娘声音凄厉,“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占有,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绝不会让素匀那个贱人和你在一起!”顾长逍心头一紧,“你把素匀怎么样了?!”七绝娘冷笑道,“顾长逍,那个素匀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这样对我不屑一顾。不过你放心,她此刻已经被我杀了,我把她剁成了肉酱!我真想看看你失去心爱的女人,到底会不会像我如今这般人不人鬼不鬼!” 顾长逍的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焰来。“我只不过拒绝了你的追求,想不到你的心如此小气狠毒,素匀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迫不及待置她于死地?!我杀了你!”            二人斗得不分伯仲,七绝娘的招数千变万化,她的锋利的指甲只要刺伤了她攻击的目标,那个人就会奇毒攻心多活一刻也是痛苦。好在顾长逍武功不在七绝娘之下,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何招数层出不穷,也总有破绽缝隙可钻。顾长逍怒吼道,“你个毒妇,快把素匀还给我!”许是愤怒的力量让他有了鱼死网破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怎么样你知道吗的冲动,他过招的招数越来越无懈可击。原本处于上风的七绝娘竟然被他的招数忽悠得险些败下阵来。顾长逍为了素匀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出拳的动作更是变化万千,他的身影神鬼莫测,下一秒,他已经把这个丧心病狂的毒妇制服。他掐着七绝娘的脖子把她摁在了一棵枫树下,枫树受了震荡,枫叶纷纷扬扬凋谢。七绝娘是何等刁钻恶毒,从来只有她对不起别人,别人不可以伤害她分毫。想来自她出生起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般深仇大恨。而顾长逍,为了素匀,他那双仇恨的眸子,让她慌神。因为世人对她的态度只有

  恐惧。而此刻这个男人,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态度里只有厌恶和仇恨。“你把素匀藏哪了?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搓成灰烬。七绝娘哈哈大笑,顾长逍怎会轻易就这么杀了自己,她用袖子遮住唇片笑得越发得意,她轻声细语道,“好一个郎情妾意,顾长逍你真是个老顽固,只可惜有我七绝娘在一天,你们就休想在一起!我会天天折磨她,我要让你心爱的女人成为我发泄的玩物。”顾长逍目眦俱裂,痛苦不已,“那你信不信我即刻杀了你!”七绝娘迎上男人火焰般灼热的眼神,她一副悠闲自得的架势,不反抗也不懊恼,只诡异道,“杀了我,你可就再也见不着她了,你舍得杀我吗?”顾长逍心口一滞,竟一时语塞。是啊,素匀还在百毒门,她也误服了百毒门的邪衰散,只怕此刻也是鸡皮鹤发苟延残喘。顾长逍与七绝娘怒目而视,“你想怎样?”七绝娘仰着鼻子道,“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也能轻而易举的办到。”顾长逍松开了掐着对方喉咙的手,七绝娘这才松泛下来。她挥挥柔软的袖子,整个人深吸口气。顾长逍别过身子冷冰冰道,“只要你能放了素匀,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七绝娘道,“我不需要你上刀山也不要你下火海。顾长逍,我要和你成亲。只要我能每日看着你,哪怕你不爱我,我都无所谓的。”顾长逍恍然道,“你这是在逼我,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素匀。”一听到“素匀”这两个字,就有无数把匕首将她的心千刀万剐,七绝娘红了眼眶,“你知道吗,我八岁那年就被我爹扔进了炼毒的大铜炉里。那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所有的毒虫撕咬我的身体,我哭,我绝望的求救,没有人掀开盖顶来救我。我也是人,谁说我百毒不侵,我只是想要你的关怀,我虽然丑陋,可是难道正因为佳木斯市女性癫痫病医院这样,我的情爱就活该任人践踏吗?!”内心既然有一丝心软,但他的心软不会表现出来。他的神色如同千年寒冰,冷的让人触摸不到暖意。七绝娘的话里居然带着罕见的祈求,“我只要你每天陪着我,我就放了那个素匀。只要我们成亲,你就是百毒门的掌门人,不用像以往那样浪迹天涯风餐露宿。”堂堂百毒门的教主,她的毒药遍布江湖,由她经手的瓶瓶罐罐不知道让多少人痛不欲生。震惊武林的制毒功夫,让人闻风丧胆的七绝娘,居然,此刻,像个乞丐,在求一个人!简直闻所未闻,不可思议。顾长逍还是那个冷如冰的神情,只幽幽道,“对不起,我答应了素匀,此生绝不负她。”“顾长逍,你真的那么绝情吗?”顾长逍不语。却用无边的缄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好好好啊,你真是个冷血动物!我七绝娘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你不是要我放了你的素匀吗?你求我啊!”顾长逍左臂膀腋下夹携着一把登鸿剑,其实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拔剑,七绝娘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不费吹飞之力取她头颅。可他从来不刻意针对女人,哪怕眼前这个女人无恶不作罪恶滔天。“我不杀女人,请你不要逼我!”“你杀了我吧!杀了我素匀就回来了!”“……”“你是不舍的杀我!”……七绝娘仰天大笑,疯疯癫癫的笑声有些肆无忌惮,“顾长逍,我七绝娘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我想我放了素匀,做梦,下辈子吧!”说完,漫天飞舞的枫叶里,一口圆溜溜的铁丝牢笼从天而降。那口密不透风的牢笼里,一个满头白发的女人正奄奄一息地躺在里面!苍白的发丝毫无光泽,如同寒风中无助的枯草。惨白的面孔毫无血气,死沉沉的瞳孔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痛苦。这个狼狈凄惨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顾长逍心心念念的素匀!枫叶飞舞,凌乱了视线。枫叶重重叠叠,隔开了那口坚固的牢笼。“素匀!”

  顾长逍惊呼。“逍郎,别来救我,危险!”是素匀有气无力的回应。“你把她怎么样了?”男人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口笼子,牙齿“咯咯”作响。七绝娘漫不经心捂着袖口道,“没什么,中了邪衰散这种让人极速衰老的毒的人如果不及时服用解药,就会五脏下垂坏死,面部皮囊收缩,最后就连呼吸也会变得艰难局部,最后口鼻溃烂窒息而亡。”“你,你个毒妇!”七绝娘笑得吊诡,“我就是要看着你心爱的女人饱受煎熬,你不是很爱她吗?可你却提前拿到解药并且服下了它,这么说来,什癫痫病用什么药治疗好么情深不悔,都是虚情假意的谎言罢了!”牢笼蠕动起来,里面响起女人凄惨的哀嚎。

  “顾长逍,你根本不爱她,因为你私自服用了返老还童丹药,真是贪生怕死!”顾长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仰望着高高在上的七绝娘,手里扯着她的裙摆没了自我,“快救救她!我求求你,你恨我无情也好,你杀了我吧,只要能让你消气!”七绝娘一扫袖子将痛哭的男人挥开,她的眼里只剩下快要溢出的厌恶,“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曾经桀骜不驯的顾长逍也会跪下来求人了,你说你的那些仇家如果看到你如今的模样,他们会不会笑掉大牙,为了区区一个女人,你还真是连条狗都不如!”顾长逍听着笼子里发出的急促惨叫,内心无比自责,“七绝娘,素匀她现在很痛苦,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她吧。你有什么恨冲我来,她是无辜的,我求求你放了她。”他又何曾会明白,女人的心思是海底针,他越是这样为了这个素匀低三下四,她越是要将她至于死地。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心爱,放下了尊严,痛哭流涕的去求七绝娘。真是愚蠢,真是自作多情!她昂着鼻子,傲慢的将他的祈求视为泥垢。跟前这个男人,他刚刚还对自己那么冰冷,可是一见素匀却立马变得卑躬屈膝,他实则是在变相告诉自己,自己就是个毒妇!冰冷的寒霜蔓延上她的躯体,痛恨让她储蓄力量意图将那口该死的牢笼摧毁!“顾长逍,都是你逼我的,这一切我给过你机会了!”说完,只听“轰隆”一声,那口铁丝笼子,裹挟着里面的女人,瞬间被炸地粉碎。血雨漫天,那是死亡的红,罪恶让这场血雨腥风充斥怨恨。“不要!”星星点点的血雨将枫叶染的越发红得触目惊心。他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榨干,瘫跪在地,呆呆的,不可置信的目睹了这一切。直到一滴血落在了他的眉梢,他才幡然清醒过来,素匀没了。“你把素匀还给我!”“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顾长逍,你不爱素匀,因为你服用了解药,能长生不老又如何,能拥有绝世容貌的男人,都是骗子,都只会玩弄女人的心。”话说完,七绝娘已经乘风而去。天边响起素匀最后的温柔清心的叮咛,那是她给予他最后的柔软。“逍郎,我走了,不要回忆我,不要为我报仇。原谅我不能继续陪伴在你的左右,你是天上的雄鹰,不该被儿女情长羁绊。去做你想做的事吧,自此天高任鸟飞。”“素匀……”天地万物无比寂寥,枫叶转,满天血花悄然绽放。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noea.com  博我以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