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我以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府库充 > 正文内容

草戒指_故事

来源:博我以文网   时间: 2020-10-16

  一

  李小聪穿着白色长礼服,宛若仙子一般端坐在镜子前,长头发已经挽成一个大大的发髻,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顾盼生辉,白皙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精致的项链,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光彩照人。

  李小聪静静地坐着,任由工作人员摆弄着自己,今天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但她却显得异常平淡,仿佛自己只是一个看客。大厅里的音乐如早晨飘动的阳光,是那首著名的《卡萨布兰卡》主题曲,轻快的节奏里满满的都是爱情的味道。李小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越看越感觉不真实了,镜子里面的脸正慢慢地幻化成了另外一张脸,然后她仿佛看到了王子成那双忧郁的大眼睛。

  她想,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双眼睛。

  王子成,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王子成,你一定要幸福!

  李小聪轻轻地叹了口气,慢慢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她就感觉到眼角有湿湿的东西流了下来,说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幸福。

  “小聪,不能流眼泪哟,会花了妆的。”伴娘李分在旁边提醒道。

  李小聪笑了笑,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知道啦。”然后转过身来朝李分盼了个鬼脸。

  “小聪,人生总是有得有失嘛,况且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李分安慰道。不愧是闺蜜,李小聪的心思瞒不过李分。

  李小聪看着镜子中那个花容月貌的人,感觉仿佛是在梦里一般。选择无所谓正确抑或是错误,只是一旦选择了拥有,同时也就意味着失去。因此她的心里充满着压抑和迷茫,感觉好像整个人并不受自己控制,而是有一只力大无穷的手在推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

  二

  遇见王子成是在朋友李分的生日聚会上,一个眼神里满是忧郁的大眼睛男孩引起了李小聪的注意,李小聪是梁朝伟的铁杆粉丝,她还从没看见哪个男孩的眼睛与梁朝伟那样神似,便向朋友打听起他的情况来,朋友们便告诉她男孩叫王子成,大学毕业后在外面漂了几年,前不久才回的。

  王子成属于那种内向型性格的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别人鬼哭狼嚎地唱歌,疯疯癫癫地跳舞。李小聪悄悄地对着李分耳朵边说:“那个帅哥不利用,可惜了呀。”

  李分一脸坏笑:“怎么?有想法?他是我男朋友的朋友,刚从外地回来不久,是一支绩优股哟。”

  李小聪不再搭理李分,径直走到王子成面前:“帅哥,跳支舞可以吗?”然后向王子成伸出手,王子成腼腆地站了起来:“我跳得不好,你不要见怪哟。”声音虽小,但极富磁性。一支舞跳下来,李小聪觉得舒服极了,她把王子成拉到自己身边说道:“还说不会跳呢,跳得这么好,自信点嘛——来,点支歌唱唱,你癫痫病者治疗的三个原则不唱别人就成麦霸了。”

  王子成便在李小聪的“强迫”下点了一首齐秦的《花祭》,王子成的歌和他的眼睛一样充满忧郁: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离开——歌声一飘出,大家都坐了下来,静静地听王子成唱歌,一曲终了,包厢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王子成一下子成了众人注意的目标。

  李小聪心里暗暗说,想不到我刚回城,就得了这份大礼,这只绩优股是我的了。她望了望不远处的李分,从容地走到王子成身边,两人欢快地聊了起来。

  三

  柳林枫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透着窗帘,外面的太阳老高了。他穿着睡衣从床上爬起来,快速地洗漱完毕,一看时间:妈呀,九点了,还没适应时差。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一定会被老爸骂死。

  他飞快地跑到楼下,开着车往公司跑去。

  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车多人多,柳林枫心里干着急,车却走不动,眼看前面又将是红灯了,柳林枫猛踩了一下油门,想冲过去,车门不知怎地挂到了一个从斑马线过去的女孩的裙子。

  “怎么开车的!”女孩一边查看裙子的受损情况,一边气愤地说。

  “李小聪,怎么会是你?”柳林枫刚要道歉,却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大声叫了起来。

  “柳林枫!是你!”李小聪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孩,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快上车,咱车上聊,免得挡了人家的道。”柳林枫催促起来。

  李小聪跳上柳林枫的车,车子径直开到了城区一家咖啡馆。

  咖啡馆里环境优雅,轻音乐像缓缓流淌的溪水,装修简单却高档。李小聪盯着柳林枫说:“这一去就是几年,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

  柳林枫笑了笑:“是啊,再不回来,恐怕真的会相互忘记了。”

  “难道你心里真的从来就没有过我吗?”李小聪显得有点激动。

  “小聪,你听我解释行不?”柳林枫也急了,

  “我不喜欢听什么解释不解释的,我现在有男朋友了,咱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了。”

  “小聪,你还是原来的性格,一点也没变。”柳林枫叹了口气。

  “我是没变,是你变了吧?”李小聪转过头去,望着窗外人来车往。

  两人刚刚见面,柳林枫不想气氛变得这么尴尬,他不再言语,于是两人静静地喝着咖啡,同时陷入了沉默。

  四

  教书的生活总是显得有些单调,李小聪听着下课铃一响,正要拿起包准备回家,谁知这时班上有个学生哭哭啼啼地跑进来告状,等她处理完这事时,外面已是华灯初上了。她深深地吸了一男孩患上癫痫病5、6个月,要怎么为孩子治疗呢?口气,正打算找个排挡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一辆车“哧”地一声停在了她面前,吓得她往后一跳,正想发脾气。

  “李小聪小姐,请你吃顿便饭,赏脸吗?”车窗玻璃摇了下来,柳林枫从里面探出头来。

  “好啊,本小姐正愁没人买单呢。”李小聪一看是柳林枫,没好气地说。

  “那就请上车吧,前面有个小餐馆里有你特别喜欢吃的辣子鸡。”

  李小聪跳上车,车子呼啸着离去。窗外是城市的夜景,明亮而迷离,也许是在乡下呆久了,面对眼前的一切,李小聪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餐厅里没有多少顾客,李小聪随便点了几个菜,当然包括她最喜欢吃的辣子鸡了,柳林枫则拿了两瓶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国外的生活还习惯吗?”李小聪边吃边问。

  “哪有家里的好,外国人吃东西只讲营养,不讲口味,有些东西弄得实在是太难吃了。”

  “难怪呀,我说在国外过好日子,怎么就一点也没发福呢。”李小聪笑道。

  “还不是我爸逼的,我一直都不想出国,两人一直为这事较劲,最后还是拗不过,等我最后松口答应出国的时候,一切都安排好了,所以一直到走的时候也没来得及通知你一声。”柳林枫喝了一口酒,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这事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在国外几年,我也没混出个啥名堂,也就没好意思和你联系了,但我心里一直有你。”

  “你可别告诉我你是为了我回来的,我受不了那些煽情的段子,这些故事还是留着老了的时候讲给儿孙们听吧。”李小聪偏过头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淡淡地说。

  柳林枫便不作声了,只闷闷地喝酒。

  五

  王子成正小心地把新到的书摆到书架上的时候,李小聪从外面冲了进来。

  “一个人摆弄呀,今天星期天,你可以叫我来帮你呀。”那天晚上李小聪问到了王子成新书店的地址,今天正好一个人呆在家里太无聊,便找了过来,城市不大,书店又离她家不远,她很快就找到了。

  王子成回过头一看是李小聪,有点受宠若惊地从书架旁跳了下来,拍了拍手,笑说:“哪敢劳您大驾呀。”

  李小聪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挺老实的,什么时候也学会油腔滑调啦。”

  “没有呀,本来就是事实嘛,”王子成一急,脸都有点红了。

  李小聪一看他认起真来,忙说:“算了算了,不说了,快把书整理好吧。”

  于是李小聪陪着王子成,两人埋在书堆里,一本一本地把新到的书清理上书架。

  “学校马上要订一批资料书,到时候我帮你跟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做做工作,你北京天坛医院癫痫科有时间的话就到我这来一下,争取把我们城区二中的业务都揽下来。”李小聪一边清理书一边说。

  “谢谢李老师的帮忙,我把新到的书整理完后,就到你们学校来——要不,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王子成一脸的汗,抬头望着李小聪。

  “这还用问,你不会想一顿饭都省了吧,我这个劳动力不可能廉价到这个地步吧。”李小聪“咯咯”地笑起来了。

  王子成也憨憨地笑了起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两人才把新书整理上架,两人互相看看,都成大花脸了,不由得都指着对方大笑了起来。王子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认真地对李小聪说:“你瞧,我这新书店怎么样?”

  李小聪认真地将书店巡视了一遍,点点头说:“店虽不太,但装修得古色古香,充满书香气,不错!”

  王子成便“嘿嘿”地笑,说:“别逗了,去里面洗把脸吧——你一定饿了,咱们出去吃点饭吧。”

  王子成这么一说,李小聪真觉得肚子“咕咕”叫了,两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出门去吃饭。

  “前面有个十字路口,那里有家小餐馆,店里的辣子鸡炒得很有特色。”王子成说。

  “你喜欢吃辣子鸡?”李小聪歪着脑袋问。

  “是啊,辣子鸡很好吃的,保证你吃了后还想吃,真的!”王子成看到李小聪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看,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好,去吃辣子鸡,有辣子鸡吃啰。”李小聪“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子成看着李小聪,爱怜地摇了摇头,从店里面推出自行车来。

  李小聪便坐在王子成的车后,两人穿梭在人流和车流中,九月的太阳暖暖地照在脸上。靠着王子成结实的后背,闻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带着男人气息的汗味,李小聪觉得心里很踏实。

  六

  王子成大学毕业后在外面漂了几年,但事业上一直没有起色,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回家创业,在城里开了家书店。

  王子书店开业没多久,在李小聪的帮助下,不但承揽了城区二中的所有业务,而且和城区其他几所学校也建立了联系。书店的生意越做越大,王子成也慢慢从失意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整个人变得开朗自信了不少,特别是有了李小聪这个快乐精灵后,他的生活变得异常充实。

  这天,李小聪上完课,又去王子成的书店,还没进去,便听到里面传出清脆的吉他声,她便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

  大二那年,柳林枫知道李小聪对音乐感兴趣,乐理基础也不错,曾送过一把吉他给她。她觉得那段时间是她生命中最幸福的时间,柳林枫的歌唱得相当好,两人经常在一起,花前月下,你弹我唱,在那段风花雪月的日子里,她一直以为自己合肥癫痫治疗哪有靠谱的医院可以这样和柳林枫一起慢慢变老。大二那年的元旦晚会,两人合作了一首歌后,更被冠以了“金童玉女”的称号。可是大三快毕业的时候,柳林枫突然消失了,李小聪一下子没有了关于柳林枫的任何消息,她的世界瞬间倒塌了。她失望至极,把所有与柳林枫有关的东西全部毁掉,带着一颗受伤的心,一毕业便申请到偏远地方支教去了。

  现在突然又听到这熟悉的吉他声,她整个人一下子沉浸在迷思之中。这几年她努力地强迫自己去淡忘的东西,又渐渐地从记忆深处慢慢浮现出来,眼前不断地闪现大学时和柳林枫在一起的情景,她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悲伤,当吉他声戛然而止时,她看到王子成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吗?!”看着眼前王子成一脸惊讶地站在面前,李小聪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她慌忙擦了一把脸,笑了笑说:“哪呢,刚才打摩的来的,让风吹的——看你那么投入地弹吉他,没忍心打扰你。”

  王子成将信将疑:李小聪本时疯疯癫癫,没心没肺的,怎么突然就流眼泪了呢?

  李小聪见王子成低头不语,便又说:“像我这么强大的女汉子,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别人哪敢欺负我呀——店里有热水么,我先洗个脸。”

  王子成便去帮她打热水。

  李小聪拿过刚才王子成的吉他,这是一把普通的民谣吉他,和柳林枫送她的那把差不多。

  王子成从里面打水出来,看见李小聪在端详自己的吉他,便说:“读大学的时候玩玩,我毕业后出去的那几年,就搁家里了。昨天回家偶然看到了,上面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便擦拭干净,拿到店里来,没事的时候自娱自乐一番。”

  他看李小聪拿着吉他不吱声,便又问:“小聪,你也会弹吉他?”

  李小聪笑了笑:“读大学的时候玩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碰过了。”

  “真的吗?那你也来一曲吧!”王子成一听李小聪也会弹,兴奋得两只眼睛冒光。

  “算了吧,我路过这,现在要去办点事。”不等王子成回话,李小聪已经转身走了。

  “小聪,你——”王子成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只疑惑地看着李小聪的背影远去。

  七

  柳林枫在他父亲的公司做了个部门经理,因为有父亲在后面撑腰,他的事情多由他人代劳了,所以虽然身兼要职,事务却不多。闲着的时候,他便想着李小聪,觉得自己这几年确实欠她很多,越想越觉得内疚。特别是当他从李分那得知李小聪选择去偏远的山区支教,是因为自己的突然离开对她造成的打击,他的心里更加难受。他能想像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孩作出这样的选择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而又是谁逼她产生这么大的勇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noea.com  博我以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